【临渊羡鱼】那些美丽的人们


在香港国际机场转机,有两三个小时的停留,就到贵宾室去休息候机。

酒足饭饱,找了张长桌舒服地坐下,打开电脑。离登机还有一个多小时,还可以回几个邮件写几份报告。

坐下不久,有一家人在我前面坐下。我看了一下,是一对年轻时尚夫妇,带了个小男童。看他们衣着光鲜,谈吐斯文,经济环境应该很不错。

那男童手里一直拿着一个模型飞机在玩着,发出很多声音。那妈妈很细心地看护着他,和他不断作语言和动作上的互动。

他们坐了下来,爸爸就忙着去拿吃的喝的。他先端了一碗鱼蛋粉给小男孩,妈妈就一汤匙一汤匙的把麵条弄好,让小男孩自己吃,口中不断重複提醒小男孩:很热,要慢慢吃。

小男孩一面吃一面还在玩着飞机,还不断地发出呜呜嗷嗷的怪声。每吃一口,他就转身要和妈妈亲一亲嘴。妈妈也很配合的和他亲一亲嘴,给他勉励。

那爸爸的拿完餐点又去拿饮料,来来去去了好几轮,最后拿了两杯啤酒,一杯给妈妈,一杯给自己,终于可以坐下用餐。小男孩在玩着飞机,发出呜呜嗷嗷的怪声,吃一口麵,和妈妈亲一次嘴。年轻的爸爸妈妈,十分有耐心地和小男孩做各种互动,不断和他讲话。

我低下头,不敢抬起头,装着在专心做事。

这外表看起来阳光聪明伶俐可爱的小男童,是个无法自理的智障儿童。他们一家人坐在一块,拍个阖家照,会是个完美的典型美满家庭照。

我对这对辛苦了的年轻夫妇,心里满是讚美和敬意。但我不敢抬起头看他们一家,害怕他们会误解了我的眼神。从他们跟孩子在公共场所的互动,他们显然已经克服了社会的各种眼光,已能处之泰然,平和舒适地在自己的世界中给自己和他人快乐的生活。他们,要比其他人更辛苦,更多的付出,更多的爱。

哦,这些美丽的人们!

虽然离登机还有些时候,我匆匆的收拾好东西赶到登机口。我知道在这里再坐久一点,我就会被这些美丽的人感动得忍不住要流下泪来了。

文/胡渊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