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坤融专栏》撕下标籤,特教宣导不该「由下而上」

《李坤融专栏》撕下标籤,特教宣导不该「由下而上」

每学期初期,各教育阶段(国小至大学)的资源教室老师,都需因应特殊教育法,定期召开 IEP 或 ISP 会议,除了认识转衔(国小至国中、国中至高中、高中至大学)特殊生的特教需求之外,也要去追蹤已经入学的学生这段时间的学习计画及学习进度如何。

除此之外,特教老师还被赋予相当重要的任务,则是对于转衔之学生,进行入班对普通生进行特教宣导,依循转衔学生于 IEP 或者 ISP 会议中提出之状况,及其可以视情况帮助的地方,让班上同学们能够更加了解。

然而,特教宣导的最终目的是让接受一般教育的学生去了解需要特殊教育之学生会面临到的问题,以及能够如何协助特殊教育学生的增强讲座。但是我们会发现,实务上的特教宣导,因为特教老师人力不足,以及个别有负责个管之缘故,多是为因应班上有特殊需求学生才会办理宣导讲座,让班上同学了解如何帮助该生。也就是说:班上没有需要特别协助的特教生,就鲜少会有相关的特教宣导讲座。

从这个逻辑将会发现:

这也造成只有有特教生的班级学生,才会了解一些特教相关的知识,从没有遇见过特殊生的学生,则完全不了解。这与现况下一些反毒、反霸凌议题的全校性讲座颇具有差异。

但是我们也清楚,学校就是一个大环境,每天学生们彼此生活、上课、下课。不论是校园霸凌、反毒议题又或者现在所说讨论的障碍者问题,都是全校需要共同了解的事情,只要有人不清楚,只要有人不了解,都可能会加剧校园霸凌发生的机率,这也是我们不愿乐见的。

然而,这样由下而上(因为有特殊生于班上才进行宣传)的宣导形式,会使特教宣导讲座不具有连贯性及完整性,多数时候入班宣导的讲座,就是由特教老师让一般学生们更了解个别特教生的需求,当然我们可以预测能使该特教生于班上更受帮助,但是一般学生去面对不同特教生时,却也不知道能用什幺形式帮助,因为他们对特殊教育并没有一个完整的了解。

因为他就是我们社会中少数且需要适度协助之群体,是一辈子都可能遇到的群体。当一般学生能够更加了解特教生之后,更能减少特教生于校园环境中的标籤以及不安全感。

特教生于校园环境中,我们经常会被贴上一些「标籤」,这些标籤可能会使特教生不愿承认这样的身分。像是:过去,我很害怕到资源班上课,每次只要有同学经过资源班外面,我就会马上躲进桌椅底下害怕被别人看到,我的其他同学会用书本遮住,每次上课都战战兢兢地观察外面的同学。因为我害怕揭露资源教室学生这个特殊身分,会让于校园环境中被伤害,进而让我难过。

而我害怕这样的标籤,是因为大家对标籤是不了解的。不了解我为什幺在资源班,不了解我的特殊需求,又或者是认为我就是有很多的问题。心里有很多的预设立场,其原因则是「我害怕他们不了解我」,才会出现反射性地不想被同学或者任何一个人看到的动作。

对此,我们需要的是整个环境的了解。更多时候我们害怕的是那些「陌生人的异样眼光」,而方式则是让那些所处于这个环境之中的人,能够更了解关于特殊教育这件事情。

由想想论坛授权转载。原文标题:特教宣导不该「由下而上」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