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家风景】体罚


最近发生两起老师打学生事件,第一宗是女学生口出恶言羞辱老师,老师一时情绪失控鞭打学生,事件最后两人和解落幕。另一宗则是某华小老师因学生没带作业交上而鞭打学生一鞭,其中一名女学生的母亲愤而上告。追看事件发展至今超过两週,双方仍无和解的趋势,各自开过记者会,双方都有支持者。

事件发展至今,网络上看到的大部分评论,多半都支持体罚,认为一鞭无伤大雅。这幺一鞭违反了教育通令,可许多人觉得人谁无过,老师这一鞭打的是爱之深,责之切,值得原谅。他们多半认为家长的投诉显得有点小题大作,认为家长过于溺爱孩子,不让孩子经受一点挫折。

作为一群追得上潮流的安娣,我们公园放风时间的话题自然而然从谁是谁非谈起,但始终不是当事人,不适宜置喙,进而谈论到体罚这件事上。

体罚这件事,有人拥戴有人反对,我是后者。我始终认为体罚是大人使用权威的手段让小孩屈服,那是我最不希望使用的教育方式。我成长的年代是体罚盛行的年代,没听过任何同学朋友的父母,因小孩被师长体罚而到校投诉甚至报警,甚至还有家长会送藤鞭给老师,请老师好好教育自己不听话的孩子。

最近读了一篇瑞典禁止体罚的文章,里面写到的一个小段落很打动我。一个妈妈要打孩子,让孩子自己去找藤条来。孩子找不到,拿了一块石头,告诉妈妈自己找不到藤条,如果妈妈是要弄疼自己,那就请妈妈用石头砸自己吧。妈妈从孩子的眼神读出孩子认为妈妈要伤害自己,因此痛哭不已,从此把石头留起来,提醒自己要拒绝暴力对待孩子。

不打不代表不教?

在那个经常被父母修理的年代,我算是个乖巧的孩子,所以被鞭打的次数不算多。我甚至忘了被鞭打的理由,回想起来很多时候是因为生活的困顿,让大人心里头常有怒气,小孩爱玩爱闹,大人缺乏耐性,两者之间一碰撞起来,直接用藤鞭就能让小孩守规矩了。我不曾感受到这些疼痛让我领悟到了什幺,或者打醒了我什幺,有时候觉得有点不合理,可反驳也是一种不听教,因此我可能只学会了适时地安静而已。

在我居住的那一带,有个以鞭打闻名的补习老师,是很多小孩的噩梦,却深得父母的心,生意好得不得了,一个班级坐满学生。我是其中一个在他补习中心上课的孩子,每次上课都得小心翼翼,担心一个不小心惹怒老师被打。等到小学检定考试考完以后,还有几个月才要上中学,我已经坚决不再到补习中心去上课。儘管我从来没被他鞭打,但小学好几年时间看着犯错的同学被鞭打,大概留下了非常大面积的心理阴影。

教养的观念逐步改进,我想到了我这个年代,也许有更多父母师长不愿意再用权威式的教养方式来教育孩子。不打不代表不教,不代表不指正孩子的错误,只是不再用疼痛让孩子屈服。我更愿意分析事情的各个面向给孩子听,让他明白老师和父母的苦心,给孩子修正和成长的机会。

文/叶君菡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