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离开门】鱼专家


在大马教育文凭SPM成绩出炉的同一天,联合国也公布了《2018年世界幸福感报告》的主要结论。哈,到底是纯属巧合,还是殊路同归?简直让人有条件反射的联想到:如有雷同儘管对号入座。没别的,毕竟咱们的幸福感有很大程度上,几乎也就与考试成绩贯通任督二脉,而且一代接一代随着社会发展进步,有着更深化的发扬光大迹象——光从孩子这头始放学,那头即紧锣密鼓赶去各个补习班看来就是轰然进军“不幸福名单”号。(人在浆糊呀。)

在幸福感报告的名单上,接近垫底的中国大陆,姑且不说其他的因素,实际上高考的严厉竞争可谓苦大仇深境地。同样的,名列前茅的芬兰和北欧诸国,恰恰正是最自由学习的国家。相较下,幸福感高分地区国家的孩子们,应该是每天“快快乐乐上学,高高兴兴回家”——上学是玩儿放学仍然是玩儿。从小在这种环境长大的孩子,还不能栽培出幸福感,那幺教育部的人理应得被问责下台了吧。

但从另一方面来说,像北欧这种长年足有一半的时间是活在天寒地冻的环境里,还能另闢蹊径得到那幺高的幸福值,除了“虽有忮心,而不怨飘瓦”的崇高情操外,环境既是原因又不像是原因——想到北美东北部的人老常赖阳光不足而得忧郁症,是不是有点屙屎不出赖地硬的矫情?看来奉信枪桿子的老美,学校环境给出的养份,实在令人堪忧呀(学子都走上街了)。

至于幸福值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马国,咱们几乎永恆卡在不好不坏的位置。既然考试压力相较没那幺极端的强烈,大致上也就只能这样了。不过话说回来,幸福这码子事,到底谁说了算——子非鱼,呼啦啦倒来了鱼专家乎?

(/副刊专栏‧作者:山离)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