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吹草动】最大的敌人


时间很快,还有不到一星期我们便会知道选举结果。

身边有不少在各地助选的朋友,他们都是核心成员,正努力不懈地展开选战工作。我问他们:你觉得这次选举有机会改朝换代吗?我几乎都听到一个答案:不能。纵使这些前线助选者非常卖力,付出精神时间,帮助认为值得帮助的候选人,但大家都没有很大信心,比起上一次的气势如虹,这次明显多了隐忧:伊斯兰党分裂而製造的多角战、对与马哈迪合作的反对党抱着失望情绪、还有选区划分等选举不公的问题。

对这些在前线奋斗的人来说,这个选举的绝望之处,更多是来自于这个比赛从来不是公平地进行,而且选举制度越来越崩坏,导致这越来越不是一场选举,而更像是政权延续的一场仪式、一个门面动作,一个号称是民主国家所不能不做的仪式。

在东马砂拉越内陆的峇南,砂拉越政府要在当地建水坝而引起反风,在2013年的国会选举,公正党候选人输了194票,在2015年的州选举输了167票。我仍深刻记得,当确定败选以后,原住民们抱着哭起来:“我们真的很努力了,为什幺会输啦?”其实:我们所有人都知道答案,要是这个选举是乾净、公平地进行的话,峇南选区早就赢了,也许政权也轮替了。

我们不服从不合理制度

经历了两次微输的选举,村民没有放弃。继续在过去5年,候选人努力处理原住民的土地问题,也去为原住民登记成为新选民。但是,后来他们发现选委会没有处理他们递交的申请,因为他们早已被标籤为反对党的支持者。这就是我们的选举制度。

东马内陆的选举难赢,西马也同样,选举不公以外,还有无法逃离的是国阵恩庇政治模式,执政党透过提供发展机会和利益来笼络选民,在森林最内陆,保护着雨林的本南人,反抗换来的是什幺都没有的惩罚,因为反抗,他们成为马来西亚所有族群中最穷的族群。反过来,对一般的原住民来说,国阵与他是什幺关係?国阵不单是政府,“国阵就是父亲”,它建立了一种:国阵照顾了你,你是不能不报恩的心态。这结合起来,成为了民主的敌人。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在自己可行的情况下站出来,不服从于不合理的制度。

文/刘嘉美

上一篇: 下一篇: